公募规模激战银行系掉队:工银瑞信缩水逾1400亿份

发布时间:2019-12-30 22:31:52

✅青钱柳降糖神茶骗局,公募规模激战银行系掉队:工银瑞信缩水逾1400亿份-灵枫速讯 _公募规模激战银行系掉队:工银瑞信缩水逾1400亿份

  原标题:公募规模激战!银行系基金掉队,工银瑞信领衔缩水逾1400亿份

  来源:新经济IP

  “公募2019”之三:规模就是生命线,谁能杀出重围?

  2019年收官在即,基金公司规模争夺战格外激烈。截至12月29日,当月新成立基金数量已达149只,再度刷新年内新高,发行规模合计达2759.45亿份,同样也为年内单月之最。

  新经济e线注意到,为了最后的冲刺,不少基金纷纷发布公告提前结束募集卡位成立。其中,仅12月23日至27日一周,新成立基金数量合计为88只,占比接近六成。在当周5个交易日里,分别有5只、21只、28只、15只、19只基金相继宣告成立,截止日规模累计达1150.36亿份,占比为42%。

  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9日,2019年全年新成立基金共计1040只,在公募基金历史上首次突破千只大关。同期,年内发行份额累计达14144.12亿份,一举超越2015年的13676.98亿份,再度创造新的历史纪录。

  不过,在公募基金权益化投资转型的潮流下,银行系基金靠流动性和渠道杀出重围的优势不再,竟然出现了集体掉队的现象。

  截至2019年12月29日,按资产规模排序的话,工、农、中、建四大国有行旗下基金公司中,建信基金、工银瑞信基金、农银汇理基金、中银基金资产规模均较上年度出现缩水。其中,领衔的工银瑞信基金总份额骤降近1420亿份,降幅高达23%。

  本期“公募2019”系列,新经济e线就此进行盘点。

  银行系基金掉队

  新经济e线调查发现,尽管拥有强大的股东背景,但在今年的结构性行情下,其货币市场基金份额急剧缩水和权益类基金未能成功突围是银行系基金掉队的重要诱因。

  截至2019年12月29日,按总资产净值排序的话,在上述四大银行系基金中,除了中银基金维持在第11位不变以外,余下3大基金公司市场份额均出现倒退。如建信基金已从上年的第三席下降到了2019年的第五席;工银瑞信基金也从2018年第四位落到了今年的第八位;农银汇理基金则从第17位退居至第22位。

  以工银瑞信基金为例。截至12月29日,其货币市场型基金份额从2018年年末的4716亿份急降至3339亿份,大降1377亿份,降幅高达29%。同期,公司股票型基金份额也从470亿份减少至389亿份,份额减少81亿份,缩水17%。

  从规模变化来看,2014年-2015年是其权益类规模大爆发之年。非货币基金规模从2014年末的700亿元翻倍至2015年末的1511亿元。其中,股票型基金的规模从160亿元飙升至456亿元,翻了近3倍。很显然,在上轮2014、2015年那波行情中,工银瑞信趁势把规模做上去了。

  不过,“后遗症”也很严重。截至12月27日,公司旗下自成立以来总回报为负值的基金共计仍有25只。其中,公司规模最大的股票型基金--工银互联网加自成立以来净值增长率为-60.90%,在同类基金三年业绩排名中位列192/201;紧随其后的工银瑞信创新动力自成立至今回报率为-37.20%,在同类基金三年业绩排名中位列199/201。

  迄今,公司旗下回报报亏损10%以上的偏股或股票型基金还有6只,分别是工银瑞信新材料新能源行业、工银瑞信农业产业、工银瑞信聚焦30、工银瑞信生态环境、工银瑞信稳健成长H、工银瑞信高端制造行业,累计净值增长率分别介于-25.70%和-10.50%之间。

  此前,工银瑞信刚在今年上半年完成了掌门人的交接。今年5月9日,工银瑞信基金发布公告称,自2019年5月8日起,公司原总经理郭特华转任公司董事长,王海璐出任公司总经理。资料显示,郭特华从工银瑞信初创开始一直担任公司总经理。

  实际上,包括工银瑞信在内,今年以来,银行系基金公司高管变更较为频繁,其他如农银汇理、兴业基金、民生加银、上银基金等都发生了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级别的人事变动,有的公司同一职位短期内还不止变动一次。

  同样,截至12月29日,建信基金旗下货币市场型基金、股票型基金、混合型基金规模同比均大幅减少,分别从2018年年末的5237亿份、139亿份、137亿份减少至4257亿份、132亿份、115亿份;农银汇理基金旗下货币市场型基金、股票型基金、混合型基金规模同比均大幅赎回,分别从2018年年末的1292亿份、44亿份、94亿份下滑至837亿份、38亿份、78亿份。

  整体而言,全年基金产品发行结构分化显现,冰火两重天。特别是债券型基金异军突起,贡献了全行业超过六成的市场份额。2018年新成立债券型基金数量和份额分别为349只和4041亿份。截至2019年12月29日,2019年内新成立债券型基金498只,发行份额激增至8934亿份,占比高达63%,较上年同比分别大幅增长43%和121%。

  同期,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新成立数量分别为212只和305只,发行份额分别为2388亿份和2680亿份,较2018年的1366亿份和3516亿份相比,同比分别增加1023亿份和减少836亿份,占比也从上年同期的15.24%增至16.89%以及从39.25%下降至18.95%。

  从基金公司来看,全年新发行基金数量超过50只(A/C分列计算,以下同)以上有三家,分别为华夏基金、南方基金、嘉实基金。此外,易方达、广发基金、汇添富基金、富国基金等全年新发基金数量均超过30只。

  相比之下,全年货币市场基金仅发行6只,发行份额为75亿份,占比低至0.53%,与往日大相庭径。截至2019年12月29日,货币市场型基金份额共计74548亿份,较2018年的81629亿份相比,同比减少7081亿份,降幅接近一成。其市场份额也从2018年年末的63.15%下滑至52.37%。

  此外,无论是科创主题基金还是特殊指数基金等市场关注度高的几类产品,银行系基金公司参与度都很低奇幻精灵事件簿豆瓣,甚至缺席。

  重围下的规模困局

  可见,面临公募行业白热化的竞争态势,银行系基金尚且不能稳操胜券,其他中小型基金公司想要突破规模困局更是难上加难。不仅如此,高层动荡更加剧了内部管理的难度。

  Wind统计数据表明,截至2019年12月29日,年内总份额减少超过三成以上前十家基金公司分别为恒越基金、渤海汇金、先锋基金、嘉合基金、合煦智远基金、新华基金、信达澳银基金、国开泰富基金、东海基金、东吴基金。

  其中,规模缩水率居首的恒越基金旗下仅有的2只混合型基金份额已缩水至0.68亿份,净赎回1.7亿份,年内份额急剧下降超过71%,行业规模位居倒数第一。从业绩表现来看,两只基金在同类基金基本处于垫底位置。如恒越核心精选A、恒越研究精选A这两只基金年内净值增长率分别为8.52%和22.51%,分别位列712/718和658/718。

  公开资料表明,恒越基金是国内首家由美元私募股权(PE)投资管理领军人物与国内公募基金专业团队共同发起设立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成立于2017年9月14日。公司发起人为挚信资本创始人李曙军(持股比例65%)、公募基金团队(合计持股20%)以及江苏今创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5%)。

  不过,今年3月,公司曝出高层动荡。3月19日,恒越基金发布公告称,原公司总经理毕国强于3月15日离职,原因是被董事会免职,且并无转任公司其他工作岗位。

  公开资料显示,毕国强具有多年公募基金管理经验以及监管机构从业经验,历任国海富兰克林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事,国海富兰克林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鹏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此前还曾在中国证监会基金监管部出任副调研员、调研员。

  彼时,时任董事长黄鹏暂代总经理一职。直到9月6日,黄鹏辞去董事长职务,正式出任总经理。董事长一职则改由葛丰担任。

  黄鹏也拥有公募托拉菌素从业经验,曾在中海基金先后担任营销中心总经理、总经理助理兼董事会秘书、总经理等职务;葛丰现任上海挚信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投委会成员。曾在美国哥伦比亚投资管理公司担任董事总经理,在O’brien&Gere Engineers公司担任咨询工程师。拥有美国杜克大学和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硕士学位。

  此外,渤海汇金和合煦智远基金年内规模缩水幅度也分别高达61%和49%至1.89亿份和1.05亿份,位列行业倒数第四和第三位。

  同样,作为2004年12月就成立的老牌基金公司,新华基金今年4月同样也经历了掌门人更迭的动荡。而陈重于2018年9月16日才到任,任职时间尚不到一年时间。陈重历任原国家经委中国企业管理协会研究部副主任、主任,中国企业报社社长,中国企业管理科学基金会秘书长,中国企业联合会常务副理事长、党委副书记,重庆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幸福人寿保险公司筹备负责人。公司新掌门人由原总经理张宗友接任,新总经理刘全胜于今年6月6日到任。以上两人都来自于控股股东恒泰证券。

  统计数据表明,2017年至2019年12月29日,新华基金总份额连续三年下降,分别为403亿份、385亿份、196亿份。特别是2019年以来,份额更是大幅缩水,同比降幅高达189%。其中,混合型基金、债券型基金、货币市场型基金份额分别从2018年的61亿份、89亿份、227亿份萎缩至2019年的53亿份、72亿份、56亿份,同比分别减少了8亿份、17亿份、171亿份。在全部140家基金公司中排序降至第75位。

  此前,天风证券于2019年7月发布公告对恒泰证券进行收购,使天风证券将间接获得新华基金的牌照。据此,新华基金将成为天风体系内唯一一家公募公司。

  正如天风证券副总裁、恒泰证券联席总裁翟晨曦所言,公募行业竞争十分激烈,企业面临的环境更具发展变化,但是大多数企业都用固定的打法应对,因此存续的时间往往都比较短。在新的市场环境下,要有审时度势的判断,要有战略洞察的智慧,要有执行到位的能力。届时,新东家的入驻能否改变新华基金的落后局面?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王帅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新闻